浙江体育频道

您的位置:浙江体育频道 >> 搏击

该发生之地br人物网络

时间:2020年09月27日

地点:该发生之地

人物:老娘、老大、老二、老三、、三媳、老四、四媳、村支书、扶贫专干第一书记、县、乡、村干若干名

梗概:兄弟四五个,高低总不同。因为老大是寡汉佬,父亲灵堂,兄弟协约;更有难题,劳累一生的老大因老四扩建房子老二作证把其隔壁分给老大仅有的一间房合并了,并答应“我吃硬饭,决不要老大喝稀粥”,后老四又自毁协约、承诺变卦而使老大连归窠都没有。这事就难住了因老大与母亲同住,母逝、老大借住在老三为母亲盖的房子里而老大病危善后无处停柩的老三。是国家对“五保户”扶贫、脱贫好政策,“五保”老大才有了另样的新生。该剧因房子问题反映出人性在利益问题上的善良与丑恶。还是党的惠民政策好啊!

内容:

第一场灵堂协约

〔农村老二家

〔灵堂,锣鼓声声,佛声袅袅。道士高歌,人来人往。

〔童声:“看儿为防老,积谷为防饥。养儿养女自有福,无儿无女好孤凄……”

老大(披麻戴孝,跪到灵堂,大哭

父呀!您一路走好!

(唱)四九出生真命苦,

家穷底薄样样无。

兄弟双胞不同命,

也怪没听父母护。

高不寻来低不就,

没有堂客家等无。

如今七十常想起,

再有钱用也是孤。

老三(同披麻戴孝,跪其旁

父呀!您地下应有知

(唱)弟有子,兄不孤。

同条藤,结出瓜。

瓜若甜来个个甜,

瓜若苦来个个苦。

同娘生,有男女。

男有难来女来护,

女有难来男来顾。

父亲一路安心走,

个个都会有幸福。

老二/老四(凑过来,同声

对!

(唱)兄弟有子,弟兄不孤。

老父泉下有知,

老娘当场为证。

老娘(哭唱

爹娘生下你们兄弟姐妹共六个,

落名就是傻老大。

不是爹娘没尽义,

你自挑剔高不寻来低不就。

也有儿多母苦家贫寒,

老大总要多吃亏。

父先走,心事重。

最是放不下傻儿心。

娘在世,有人问。

娘不在来谁关情?

老三:娘!你就放心吧!弟有子,兄不孤。

老二/老四(同声

娘!你就放心吧!兄弟有子,弟兄不孤。

老娘:为娘放心!为娘放心啊!

老三:老二,你是长哥,父不在,长哥当父,一切后事你来安排。

老四:是啊!长哥当父。

老二:承蒙兄弟器重,哥哥我说的话你们都尊重了!

(唱)我家是个礼义家,

村前屋后谁不夸。

榜样做出人人看,

此种家风永传下。

眼前老父逝,

难题留在家。

我俩虽是双胞生,

命运不同这不假。

为言日后事,

父、母、老大示三老。

父逝灵堂在我家,

母逝灵堂顺老三,

哥逝灵堂应老四,

反之亦然,你们合计下。

老三:我同意!

老四:我也同意!

老二:好!事情就这样定下,父的丧事办完,你们各自要与弟媳商量好!

老娘(唱)兄弟还是兄弟亲,

砸断骨头连着筋。

兄弟今盟约,

父母记在心。

兄弟有子,弟兄不会孤。

家风传统该庆幸!

老二/老三/老四(同声)

家风传统要继承!

〔灵堂锣鼓:叮叮当……

〔切光

第二场弟兄私议

〔半年后

〔老四家,饭桌上,老大、老二、老四围坐。

〔四媳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

四媳:来!来!来!难得你们兄弟三人相聚,今天我做了几个拿手好菜,你们就多喝一盅!

老四(从阁几拿出茅台“某氏一家亲”酒

这是从老三家拿来的,我们仨兄弟就互挖了吧!

(筛上,放老二、老大面前。自己也筛上。

老二(蜜了一口。

嗯!茅台就是茅台,外加“某氏一家亲”,好酒!

老四(殷情

来!夹菜!夹菜!

老二(放下酒杯。

哎!

(唱)兄弟姐妹六个人,

成家立业各东西。

相聚只有父祭日,

相离只有各自思。

平时只有各保重,

牵挂只为同根生。

老四:是呀!平时只有各保重,牵挂只为同根生。

老二(举杯

各自珍重!

老大(呆坐不动

老二:老大!你喝呀?

老大(端起酒杯,一杯而尽

哎!

(唱)劳燕分飞各一方,

老二分家建新房。

老三自成也立家,

老四暂住三间房,

无用哥哥占一间,

几次言谈要拆瓦房盖楼房,

我是放不放?

老屋四间揺摇坠,

拆了这间我无屋。

劳累半世无归窠,

此事你们为我想!

老四(举杯

(唱)二位哥哥请放心,

弟弟不是忘恩人。

姑且还是胞兄弟,

只要弟弟吃硬饭,

决不哥哥喝稀粥!

老二(唱)我与老三先列国,

各自建房辛苦得。

老屋大家都占分,

摇摇欲坠终得拆。

新屋虽有三瓦房,

老四要拆应有说。

既然说到这个样,

(朝四媳

(白)弟媳你应表个态?

四媳(唱)破旧瓦房终得拆,

顺水人情也做得。

兄弟还是亲兄弟,

谁人不会做缺德。

老二:好!拆——

不过老三没在场,日后此事一定要对他说说。

老四:行!说!

老大:你夫妻俩话说这份上,好吧!你就拆。

老二:弟兄三个干一杯

(兄弟三个同举杯

老二/老四/老大(同

干!

〔切光

第三场盖房选址

〔二年后,老三在外打工,其妻三媳在家务农带孩子。

三媳(拿出,拔通。

喂!老三!

(对方传来:“有什么事?三媳!”

是这样,咱娘来过我家几次,要把老房子拆了,在我屋后面盖小屋,靠近我们住。

(对方传来:“我不同意!一、我有兄弟四个,这事不能由我一人作主。二、如果在我后面做,我栽了七、八年的果树要毁掉一半。三、母亲肯定是与老大一起住,相互有个照应,可就在两人养老的这段时间就有许多麻烦事,你想过没有?”

是的也是!等你回来再说。

(对方传来:“好!回来再说,拜拜——”

拜拜!

〔转景,一天后,老四家

四媳(玩着,对做事的老四

喂!你知道吗?听三媳说,老娘想把老屋拆了,在她家屋后盖!

老四:她盖就盖呗!

四媳:老三在外回答不同意,等他回来再定。不如等他还没回来,我们作出决定。

老四:你要怎么着?

四媳:在我后盖

(唱)新屋三间房,

我二老大一,全都归自己。

老屋三间房,

我一老大二,虽说旧了点。

最后,老娘一死哥一亡,

全部归我房。

老四:老娘同意不?

四媳(放下

赫斯特表示:“在我的职业生涯中

(唱)管她怎么样,

挖好脚,做好墙。

就等老三没回来,没同意。

做好一切没商量。

老四:好!就是这么样!

〔转景,两天后

老娘(从老屋到新屋,老四家。老四正在控屋基。

老四儿!你在为娘挖屋基?拆老房盖新房?

老四(放下工具

是啊!娘!老三他不是不同意在他家盖吗?

四媳(脸阴沉下来

做么斯!你还不同意不是?

老娘:不是不同意!

(唱)一无前来二无后,

洗衣晒被不方便。

老年人,

冬晒日、夏乘凉,不方便。

两间小屋基,

娘儿两个不方便。

四媳:你还这么那样的,我还不劳这个神呢?好心当成驴肝肺,不挖了!不挖了!

(老娘自行走了

老四(放下工具,走到四媳面前

也只有这样!

(唱)娘的性格你最知,

她不愿的事做也是空费力。

单等老三回到家,

我们好商量。

老屋终要拆,

小屋更不是商品数据的开放要盖。

全村人儿移路上,

总不能老让老娘住老屋。

四媳:哼!我才不管呢?

〔转景,半月后,老三家

(老娘从老屋到老三家。

老三:娘!您来了!

老娘:来了!你今天到家?

三媳(倒茶拿椅

是的!娘!您坐!

老娘:我说,老三我的儿!

(唱)兄弟四个你读书多,

知书识礼还讨了个好老婆。

也是娘的福!

也是娘命少折磨。

老二分家半间屋,

粮食没有用秤砣。

到你分家半间屋,

粮食有点随娘啰。

老四分家二间房,

粮油平分不闲多。

筐只一面要对破,

桶有一担二只挪。

都是同娘父母生,

娶来的媳妇就差这么多。

这样儿媳看的少,

这样儿子莫奈何。

他们自作主张投什么?

还不是看中破屋破瓦旧阁箩。

娘不同意你应知,

靠你屋后何不可?

老三:娘!不是儿不可!

(唱)书是儿书读的多,

考虑事情顾周和。

娘自作主儿也知,

大家商议怎么着。

为娘做屋兄弟怨,

娘的日子不好过。

我想兄弟来商议,

这事才有好着落。

老娘:就听你着落!

三媳:是也!娘!这事不能求急!

老娘:我知道不能求急,可全屋人全部迁到路边,留下孤儿老母不好过呀!

老三/三媳(同声

娘!我们知道!慢慢来,定有着落!

(老娘点头

〔转景,时间一拖就是半年。

〔老娘的房子因一些琐碎事没有着落,老娘是个急性子人,看到老屋剩下几户人家也要陆续迁到公路边。

〔一日,找到老三

老娘(怒气冲天

三儿,你们把娘的事放下不管是不是?

老三:娘!那里是不管呢,我们正在商量!

(旁白)其实老四要为娘盖,娘不同意,娘当然有娘的想法。老娘要指名道姓我屋后做,我更有我的难处,娘有娘的道理!

(唱)这件事儿难坏了我!

难坏了我。

老四那边有意见,

老二知道也不语。

重担落在我肩上,

看你怎么处?

三媳(端来茶水

娘!

(唱)你消消气,喝点茶!

坐下娘俩慢慢拉!

老娘(喝水

老三,我的儿

(唱)因你仁慈媳也孝,

娘的眼里看得到。

靠你只有你得利,

百年过后娘好你哥也得好!

如果手头暂时紧,

娘出壹仟做头钞。

三媳:娘!

(唱)不是钱不钱的事,

关键兄弟四个都说好。

娘的日子也好过,

哥的养老也有着落。

老三:娘!我再去做做他们的工作。

〔转景老四家

老三(进老四屋

老四?

老四(从房里出来

老三来了!

老三:我来,是想说说娘做屋的事!

老四:你说?我听!

老三(唱)娘生我们兄弟姐妹六个不容易,

老大为了弟妹成家立业,

吃的苦、受的累,

更是不言大家知。

为娘晚年有个安乐处,

你做老四做到了。

娘的个性你应知,

她不如意莫奈何。

几次找我没松口,

为的考虑你感受。

老二为此也生气,

一气之下躲城里。

面对现实你和我,

总不不闻不问随娘过。

人人都是父母养,

人人都要做父母。

兄弟也!我知你受娘的气。

娘心也有娘考虑。

老四(唱)说是生气也生气,

说是不气也不气。

天地父母大,

人人做父母。

(白)哥!你说,我听你的!

老三(一拍老四肩膀

对了!这才是我的好兄弟!

(唱)都是因为兄弟多,

扯皮思想莫奈何。

人人都要这样想,

父母若是生一个?

看你有借口?看你稀泥和?

看你不闻问?看你躲屋角?

我说随娘愿,

盖房就是我屋角。

老四:好!就是这么着!

老三:明天就动工?

老四:正好这段时间我有空。

老三:一言为定?

老四:一言为定!

(切光)

第四场毁约出难

〔六年后,老娘以八十七善终内寝,停丧老三家。随后老大自然借住在老三为老娘盖的房子里。

〔十年后,老大中期大病。老二、老三、老四及其侄儿侄女轮留在医院照顾,出院落得个终日只能以稀粥度日,稍有不慎,生命垂危。

〔第二年春节,人们只有短暂家中停留,拜访亲人又要他乡赚钱。

〔老三家,老四与老三谈些家什。

老三:我说老四呀!我再与你说个事!

老四:哥!你说!

老三(唱)老大现在这个样,

稍有不慎见阎王。

老二跟随儿子去,

一切要事都落我俩肩上。

兄弟三个先有约,

老大身亡你家当。

当初父逝灵堂立,

尔后拆屋你们商。

此事我俩周全好,

免得事至慌了张。

老四(唱)谢谢兄弟考虑全,

共 711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如果说一母同胞是缘分,那么兄友弟恭就是造化了。该剧兄弟四五个,高低各不同。因为老大是寡汉佬,父亲灵堂,兄弟协约;更有难题,劳累一生的老大因老四扩建房子老二作证把其隔壁分给老大仅有的一间房合并了,并答应“我吃硬饭,决不要老大喝稀粥”,后老四又自毁协约、承诺变卦而使老大连归窠都没有。这事就难住了,因老大与母亲同住,母逝、老大借住在老三为母亲盖的房子里而老大病危善后无处停柩的老三。是国家对“五保户”扶贫、脱贫好政策,“五保”老大才有了另样的新生。该剧因房子问题反映出人性在利益问题上的善良与丑恶的较量,与时代发展下党的惠民政策优劣!文章叙述流畅,生动形象,代入感强,是文章的一大特色!同时鞭挞了那些恃强凌弱的黑恶势力,给时代新篇章提了个醒!非常接地气想正能量文儿,佳作!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晓荷,期待您的更多精彩!【:桑瑜】

1楼文友: 06:48:29 这样的事儿在现实生活中不在少数,但是真正像文中这样妥善解决的又有多少?所以说现实生活是残酷的! 生活中的背包客,世俗里的苦行僧。

2楼文友: 10:52:24 谢谢老师,您辛苦了!

《编者按》写得很到位!这说明编者看下去了!看到位了!踹准了作者真正出发点!谢谢! 爱写作,特别是剧本。虽没天赋,但有执着,相信花开总有结果时。

深圳开锁公司
徐州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宜昌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