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体育频道

您的位置:浙江体育频道 >> 排球

大泼猴第三百三十二章有人欢喜有人愁网络

时间:2020年09月28日

大泼猴 第三百三十二章:有人欢喜有人愁

[]

如同雷鸣般的声音缓缓荡漾开来,带来了同样震撼的消息。※~~~,~~~!..※

“封官?”

这一刻,所有的,或人或妖,或仙或神,都呆住了。

天地间如同死寂一般地沉默。

唯独剩下的,是那只妖猴的声音。

“授弼马温一职?收为天官?哈哈哈哈。咳咳……笑只是各个搜索引擎在判定原创文章的方式和能力上各有不同。据观察死我了。哈哈哈哈……”

那笑声渐渐变大,他捂着肚子大笑,狂笑,笑得满地打滚,笑出了眼泪,笑黑了每一个神仙的脸。

直笑到后,声音在剧烈的咳嗽中戛然而止,只余深深的喘息声。

许久,他咧开了嘴也不叩也不拜,只躺在地上伸长了手摊在太白金星面前,用灵力加持,如同太白金星那样将自己的声音扩散到花果山地界的每一个角落道:“臣,孙悟空,领旨谢恩!”

这一句,传到众神耳中,是何等地刺耳。

也不训斥这狂妄的猴头,太白金星捋开衣袖一脸嫌弃地将圣旨交了过去。

紧紧地握着那保命的黄绢,猴头朗声道:“小的们!我们赢啦!哈哈哈哈!”

“是大王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招安了?”

“我们……我们……活下来了?”

“我们活下来了!”

地下城中的妖怪们瞪圆了眼面面相窥,直到片刻之后,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他们如孩童般相拥,喜极而泣。

满天星斗,天空中流云变换。

大地上伤痕累累的天河水军将士呆呆地站着。

兵刃上的血还未干,一阵轻风拂过,空气中尽是焦腐的味道。

“陛下疯了吗?”有人苦笑了出来。

“我们马上就能获胜了……只要再一会……再一会……”有人掴地。

“我们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为什么在09年7月之前我们又拿了框架协议……”有人撕扯着胡须仰天长啸。

都说男儿七尺不流泪。此时此刻,天河水军的天兵天将们却一个个忍不住嗷嗷大哭。

付出了这么多,换来一个如此的结果。

精锐的军队。钢铁般的意志,在这一刹土崩瓦解。

剑已脱手掉落。天蓬呆呆的跪地,抬头朝太白金星望去。

风从他的身旁刮过,拂动衣角,扬起披散的长发,露出苍白的脸。

那双眼等得浑圆,眼中布满了血丝,嘴唇咬出了血。

“你答应我的……”

避开他的目光,太白金星淡淡道:“这是陛下的旨意。也是……老君的意思。”

“老君?是老君?”天蓬呆呆地重复着,苦笑。

后一丝力气也已经被抽离了去,他瘫坐在地,低下头,喃喃自语着,直至掩面而泣:“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那一只焦黑的石猴缓缓地躬身坐了起来,力地注视着天蓬道:“我说过了,我不会死。你个……白痴!”

微微颤抖着站了起来,他轻轻拍了拍太白金星的肩,那手如同一块黑炭在太白金星洁白的道袍上留下了污渍。

见状。猴子撑开黄绢当抹布一样地抹,谁知越抹,那污渍却变得越大了。

太白金星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难看了。

将揉成团的黄绢塞进裤衩里。猴子的眉头蹙成了八字,咧开嘴笑道:“不好意思啊。今天有些不方便,下次再设宴款待哈。”

说罢,低咳两声,又是一掌拍在太白金星的肩上,拍得太白金星眉头直皱。

就在天空中众神的注目下,他缓缓转身,一步步艰难地走,旁若人。躬下身,捡起自己金箍棒。拄着,如同一个蹒跚的老头一步步走向远方。

短嘴和以素从远处匆匆赶来。将一件长袍披在他的肩上,伸手要去搀扶,却被婉拒。

“没事,美猴王不需要人扶。”遥望着远处赶来的风铃,猴子拄着金箍棒轻声叹道:“真能走,这次不用扶。”

光阴仿佛又倒转回了十年前,那个冰冰冷冷的秋夜。

风铃抿着唇,笑出了眼泪。

天兵已经撤出了隧道,数的妖怪涌上了地面,漫山遍野的妖怪将猴子团团围住。

他们喊哑了嗓子,拍红了手掌,一个个热泪盈眶,却不敢随意伸手去触碰,生怕这颤颤巍巍的身躯一碰就碎。

伴随着猴子的前行,妖潮之中一个小小的圆缓缓移动。

“真是荒谬!”

二十八星宿率先离去。

“上天有好生之德,善哉善哉。”五方揭谛双手合十,带领手下佛众也是转身离去。

哪吒远远地看着天蓬,冷冷地,始终不曾挪步。

看着满天诸神一个个离去,太白金星顿时缓过神来,连忙扭头望向猴子的方向,干咳两声追了上去,从妖潮中好不容易挤到猴子面前:“你要去哪?你还得跟老夫回天庭上任呢。”

“你看我这样……能去吗?上吊也得喘口气吧?”猴子嬉笑道。

“这……”太白金星有些迟疑了。

“你先回去不行吗?”

回顾了一眼自己四周那脏兮兮的妖怪们,太白金星眉头微微蹙了蹙,道:“老夫在南天门等你吧。还有,天军的魂魄,你都放了。这是陛下唯一的附加条件。”

“行,放心吧。那些东西留着还能当饭吃不成?”

“你同意就好。”

点了点头,太白金星转身腾空而起,临走还叫来两名隶属南天门的天将将已经浑浑噩噩的天蓬押往南天门的舰队。

看着已经失了魂的天蓬,李靖深深吸了口气,朝着自己的旗舰飞去。

满天的天兵天将都已经开始撤离了。

恢复了原型的杨婵迫不及待地从隧道中冲了出来。

妖群迅速为她让开一条过道。

“赢了!”她一路小跑着,欢呼着飞身扑入猴子怀中。

“痛!痛!痛啊!轻点!”

“刚刚逞英雄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喊痛?”杨婵白了猴子一眼道:“你不是说你是不死之身吗?”

“本大王都伤成这样了,你这像安慰人的话吗?喂,你不怕他们看见?”猴子遥望着还未撤离的南天门战舰道。

杨婵微微一愣:“应该不会吧。”

“应该?”猴子狐疑地瞧着她:“这赌得有点大哦。”

“哼,就算看见了又怎么样?”她伸手拭去眼角的泪花,道:“现在你也是天庭正职了,我堂堂华山圣母,跟你站在一起怎么啦?就不能是商讨公事吗?”

“还正职呢?就是个养马的而已。恩……一个马夫。”猴子提醒道。

“甭管大小,有就行!”杨婵挽着猴子的手,两人并肩而行。

“喂,你说我们商讨点啥公事好?商讨在华山放牧天马?”

“你还来劲啦?”

众妖欢欢喜喜地拱卫着他们往回走。

……

“大,大哥,我们怎么办?”鹏魔王整个傻了。

前一刻他们还在准备着撤离此地,这一刻怎么就……这转折来得也太了吧?

不仅仅是他,其他一众妖王,甚至连他们的部属,都傻了。

“从头到尾不出手,接下来可拿什么和花果山谈呀?”猕猴王盘起手,环视着周遭的妖王道:“花果山周围千里已经划为禁地,到时候我们怎么办?灰溜溜滚出去继续过以前的苦日子?”

“我们……我们可以夺了花果山!”狱狨王手忙脚乱地指着远处妖众拥戴下的猴头道:“你看,他已经不行了,其他大妖也都耗尽了灵力。此时出手,我们有胜算!”

“放屁!那猴头封了弼马温才有的花果山千里禁区,这我们能夺得过来吗?”牛魔王叱喝道。

“这棵大树我们必须靠上!”鹏魔王尖啸着,一双眼睛已经瞪向了蛟魔王。

面对那凶狠的眼神,蛟魔王吓得缩到牛魔王身后。

那牛魔王混铁棒重重一顿,挡在蛟魔王与鹏魔王之间。

一时间已成剑拔弩张之势。

“大哥,你听我说。”鹏魔王急喘着压低声音道:“现在我们实力占优势,虽说不能夺了花果山,但也是有谈判资本的。我们绑了这厮交过去,就说之前违约的事都是受了他的教唆。现在我们顿悟了,把他交出来任他们处置。给他们一个台阶下,再加上我们的实力,对方必定就范!”

蛟魔王顿时瞪圆了双眼惊恐地望着牛魔王。

拄着混铁棒,牛魔王依旧一动不动地挡在两人之间:“我说过保他,你没听懂我的话吗?”

“妈的!这么好的机会你要放过吗?用不了多久,所有的妖怪都会知道这里的事情,到时候我们凭什么去和花果山讨价还价!”狮驼王猛地吼了出来。

望向不远处自己的部属,他甚至觉得这件事如果法立即拍板,自己的部属马上就会叛变改投花果山麾下。

缓缓地,牛魔王的目光斜向了角落里捆成了粽子的敖烈:“只是要给对方一个台阶下的话,我倒是有个不错的礼物。”

……

一个妖兵匆匆穿过妖群来到猴子身边耳语了几句。

只见猴子哼地笑了出来:“就跟他们说,我很有兴趣。”

“诺。”

那妖兵一个转身朝着外围飞奔而去。

“怎么啦?”杨婵低声问。

“没什么,有六个家伙说有个小礼物送我。”侧过脸,猴子对一旁的小妖交代道:“去请东海四公主到水帘洞后堂等我吧。”

“诺!”未完待续

哪种软肝片的效果好
培哚普利氨氯地平片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的区别
开封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